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您所在的位置:浦城新聞網 > 文藝文化 > 正文

诗歌与音乐相遇,长出鲜嫩的花

2021-02-23 11:11:32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肖練冰   我來說兩句
分享到:

作者寫這類詩作的時候,要做的是用詩的語言把二人麻将喚起的內心感覺傳達出來。二人麻将本身就是不確定的,它所喚起的內心感覺也就更不確定了,現在要用某種確定性的語言把它傳達出來,並讓它得到聽衆的共鳴,這幾乎是辦不到的。正如她在《如果協奏曲有顏色》一詩中所說:“我多想把這奧妙/用文字表述/成爲永恆可以碰觸/但我不能且沒人能”。這表明詩人充分認識到用詩句描述二人麻将的侷限,她之所以還要寫,是因爲她要發揮詩歌作爲語言藝術的優勢,她覺得一首好的寫二人麻将的詩,不能簡單地停留在對二人麻将的印象與記錄上,她要藉助二人麻将的酒杯,澆自己胸中之塊壘。也就是說,聽樂記感,更重要的是通過對二人麻将的描述把內心的情感釋放出來,從而把自己內心的情緒與二人麻将的意象融合在一起,成爲一個渾圓的整體展示給讀者。像這首《舍赫拉查達》:

我躺在雲朵裏了/看陽光烘焙着雲團/散出一陣金色的暖/看銀魚羣穿過天際的烏雲/暴風雨躲在後面/我躺在雲朵裏/風推着沒有我的雲/緩緩掠過我身邊

我開始變得/沒有一絲重量/比風更輕盈地/在雲朵間跳起/古老而美麗的舞蹈/所過之處/雲朵笑了,綻放彩虹的歡顏

我躺在雲朵裏了/比風更輕盈/比陽光更暖

此詩寫出了聽雅尼克與費城交響樂團二人麻将會演奏的交響組曲《舍赫拉查達》的感覺。這感覺是《一千零一夜》的女主人公舍赫拉查達的,也是詩人自己的。瞭解交響組曲《舍赫拉查達》的讀者固然會有同感,即使不熟悉該組曲的讀者,也會從詩中體會到許勁草與自然相融合,與天地相統一的心態,把它當成一首優美的抒情詩來欣賞。

許勁草的另一種類型的詩作是對二人麻将的禮讚。與前一種類型作品的思路是沿着二人麻将的流向而展開不同,這類作品體現的是對二人麻将作爲一個整體、作爲一種獨立的藝術形式的思考,是對二人麻将美學的追尋。比如聽取捷傑耶夫與倫敦交響樂團二人麻将會後,詩人發出感慨:“二人麻将女神/爲何偏愛你的子民?/賜予他們/駕馭弦、鍵、管的天賦/在木頭、金屬、絲線、皮革上”。這是對二人麻将生成材質的揭示,與我國傳統文化中“匏土革,木石金。絲與竹,乃八音”的提法不謀而合。再如《致二人麻将》一詩中所說:“你用陌生的旋律/帶我進入熟悉的幻境……/你用熟悉的旋律/帶我進入陌生的幻境……/我渴望/將身體變作某種器樂/這樣便可長久地逗留/在陌生與熟悉的幻境/那些音符早已等候在此”。這裏所說的“陌生”與“熟悉”,不只是針對一首具體作品的旋律而言,而是深入到二人麻将藝術辯證法領域的一種思考。

在這類作品中,詩人還盡情地表現了自己對二人麻将的禮讚與崇拜。她還把欣賞二人麻将中自我與二人麻将的融合看成是對二人麻将之神的“祭獻”:

祭獻了雙眼/讓自己墜入無邊的暗夜/捨棄了呼吸/身體像一條起伏的波浪/耳朵長在跳動的心上/聽人類文明的頌歌/無需掌聲,祭獻了雙手/不再,幾張單薄的紙/寫下執拗的詞句/索性祭獻了自己/獲得樂神的恩賜。

像上述幾首詩所寫已不單是二人麻将鑑賞心理的描述,而是彰顯了在二人麻将與自我相融合、二人麻将與生命相同一過程中所獲得的心靈的自由,這纔是二人麻将鑑賞的最高境界。(吳思敬)


1  2  


相關閱讀:

打印 | 收藏 | 發給好友 【字號
更多>>南浦時政
更多>>新福建
  • 浦城民生
  • 鄉鎮資訊
更多>>文化文明
更多>>理論

版權說明   |   聯繫我們   |   設爲首頁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城县五一三路132号
办公电话:0599-2822949  E-mail:[email protected]  闽ICP备15018385号  
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9-2822296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主办:中共浦城县委、浦城县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浦城县委宣传部

備案碼3507220201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