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您所在的位置:浦城新聞網 > 習近平在福建 > 正文

習近平在福建(七):“習近平同志善於抓重點工作、抓關鍵環節”

2020-06-29 16:50:35  來源:學習時報  責任編輯:王俊傑   我來說兩句
分享到:

採訪對象:曹德淦,1944年7月生,福建福清人。1985年任福建省委、省政府扶貧辦副主任(1987年兼任省農委副主任)。1993年任漳州市委書記。1998年任福建省副省長。2003年任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省貿促會名譽會長。2008年任省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常務副主任。2011年至今,任河仁慈善基金會理事長。

採訪組:邱然 陳思 黃珊

採訪日期:2019年6月8日初訪,28日再訪

採訪地點:福建省福州市福僑大廈

採訪組:

曹德淦同志,您好!您與習近平同志初次見面的情況是怎麼樣的?當時他給您留下了哪些印象?

曹德淦:

1988年11月,我在省扶貧辦工作,隨同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陳光毅同志去寧德地區最貧困的壽寧縣竹管壠鄉的橋仔頭自然村調研,在那裏與時任寧德地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初次見面。儘管當時習近平同志新到任沒幾個月,卻對寧德地區和壽寧縣的貧困狀況很熟悉,而且對做好當地扶貧工作很有思路,所提出的辦法和措施也很切合實際。他認爲,扶貧工作很重要,慢不得,但也急不得。要按照規律辦事,綿綿用力、久久爲功。要有“滴水穿石”、不懈奮鬥的精神,有“弱鳥先飛”、不停追趕的意識。那時,習近平同志很年輕,是從首都北京來的,又在經濟特區廈門擔任過重要領導職務,但他穿着十分簡樸,語言樸實無華,顯得淡定、從容、幹練,又很睿智。

與習近平同志的第二次接觸是在1994年,我在漳州任市委書記,他是省委常委、福州市委書記。當時,福州在引進臺資和外資方面已經走在前面,做得很好。他得知漳州在基礎設施建設以及引進外資方面做得還不錯,就來了解情況。他是從廈門坐船過來的,我到漳州港接他。一路上,他很認真地聽我介紹情況,也提了一些問題,虛心好學,很親切,很隨和。雖然那時他已是省委常委,但可以看出,他是以市委書記身份來訪的,完全沒有讓人覺得他是省委領導。

1996年,習近平同志再到漳州時,已是省委專職副書記。我陪他到漳浦縣一家茶葉公司去調研。這是一家臺資企業,當時對福建茶產業的發展提升起到了很大的示範、推動和促進作用。臨離開時,習近平同志在茶莊茶園裏種植了一棵茶樹。我這裏還留有一張習近平同志種茶樹時的留影。

採訪組:

1999年至2002年,習近平同志主持省政府工作,1998年至2003年,您擔任副省長。請您談談你們在一個班子裏共事的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接手省政府全面工作的時候,福建面臨許多新情況,突出的有三個方面:一是發生了影響惡劣的“四二〇”廈門遠華特大走私案,中央紀委派專案組進駐廈門,朱鎔基總理親自抓這個案件。二是1997年發生的亞洲金融危機還在持續發酵,嚴重衝擊福建在香港的窗口企業。三是加入世貿組織的談判進入關鍵階段,如何應對“入世”已成當務之急。福建當時是中央採取特殊政策、靈活措施的兩個省份之一,“入世”後就要從一定範圍的開放轉向全面開放,從優惠政策轉向普惠政策,從依靠政策優惠轉向依靠好的營商環境,實行國際通行的規則。

1999年8月9日上午,習近平同志被正式任命爲福建省代省長。當天下午他就主持召開第一次省長辦公會議,明確表示要抓緊熟悉工作,儘快進入角色;要找準自己努力的目標,給自己定位在擔起跨世紀發展的責任上,定位在促進祖國和平統一大業上,定位在爲3000多萬福建人民謀利益上;要加強政府一班人團結,接好前任的班,按照省委部署和已確定的工作,“一任接着一任幹,一張藍圖繪到底”。習近平同志通過分析,統一了大家對當時形勢、目標、任務的認識,起到了團結、鼓氣、提勁、增強信心的作用。到會的各位副省長一致表示,要加強團結協作,在習近平省長的帶領下努力完成省政府的各項工作任務。

採訪組:

您當時分管外經貿工作,對習近平同志支持外經貿工作的情況是非常瞭解的。請您介紹一下相關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主持政府工作期間,我協助分管外經、外貿、外資,包括對港澳臺經貿工作,還分管商業、糧食、供銷社、物資和菜籃子工程。福建地處東南沿海,也是改革開放先行區域,外經貿自然是省裏的一個工作重點。在習近平同志大力支持下,我們在外經貿工作上突出抓了幾個重點。

第一個重點是加強各類經濟開發區建設。8月10日到11日,即習近平同志擔任代省長的第二天,我們就分頭走訪了馬尾、福清等地的臺資企業。馬不停蹄,緊接着12日我們就趕往漳州,13日就展開調研。漳州有一個招商局經濟技術開發區,發展很快。習近平同志到那裏考察了臺資和外資企業。他聽取開發區負責人吳斌的工作彙報,聽得很認真,問得很仔細,還提出不少指導意見,比如要求招商局與漳州、龍海在招商引資上形成合力,協同招商;開發區要理順管理體制,減少摩擦,增強統籌協調能力。習近平同志指出,從政府工作層面講,福建省、漳州市、龍海市都要有大局觀念,從長遠着想,堅持開明開放,把服務搞好。他這番講話,大大凝聚了人心,形成齊心協力搞開發區的強大合力。

習近平同志擔任代省長後第一次下基層調研、辦的第一件事,就是親手抓開發區建設。我作爲分管這方面工作的副省長,心裏特別高興,工作積極性更高了,信心也更足了。開發區是非常重要的開放平臺,是外資、僑資、臺資、港資聚集地。在接下來的幾年裏,習近平同志在開發區的土地供應、投資便利、快捷通關、政策扶持等方面都下了很大功夫,想方設法提升開發區的服務水平。

第二個重點是抓98投資貿易洽談會這一平臺的提升。98投資貿易洽談會誕生於1987年,每年9月8日至11日在廈門舉行。最初是閩南金三角包括漳州、泉州、廈門和龍巖共同舉辦的。1988年升格爲福建省投資貿易洽談會,發展勢頭很好。到1998年,在國家外經貿部支持下,升格爲全國性的中國投資貿易洽談會。習近平同志擔任省長期間,非常重視這個投洽會,親自擔任組委會主任,從人財物方面給予大力支持。每年8月中旬,都領着我和省直相關部門負責人檢查投洽會準備工作,並親自向省委常委會、省長辦公會議彙報籌備情況,在投洽會舉行的前後幾天,更是親自坐鎮指揮。這對於我這個投洽會組委會副主任兼祕書長來講,心裏別提有多輕鬆、多高興了。由於習近平同志大力支持、親力親爲,投洽會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到2004年升格成爲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這個投洽會成爲國際投資的促進平臺、中國對外投資政策的權威發佈平臺、國際投資趨勢的研討平臺,對促進投資的專業化、市場化、國際化起了很大作用。

第三個重點是大力加強閩港、閩澳經濟合作促進會建設。香港是東南亞乃至世界的金融、航運和貿易中心,澳門是福建加強與葡語系國家、與歐洲聯繫的重要通道。當時對臺“三通”還沒有實現,兩岸的通郵和投資貿易主要通過港澳進行。所以,香港、澳門對於福建的作用非常重要。1997年,香港迴歸,成立了閩港經濟合作促進會。1999年,澳門迴歸,習近平同志抓緊成立了閩澳經濟合作促進會。2001年,我隨同習近平同志一道赴港澳訪問,廣泛走訪閩籍企業家和旅居港澳的鄉親。我們還拜訪了香港特首董建華先生、澳門特首何厚鏵先生,談發展談合作,談笑風生,氣氛非常融洽。他還領着我們專程看望和慰問年事已高、德高望重的馬萬祺先生。

習近平同志在擔任省委副書記時,分管統戰工作,基本上每年元旦春節期間,都親自到深圳,把港澳的閩籍企業家、閩籍政協委員請過來座談,關心他們的工作、生活和企業發展情況,瞭解他們的困難和要求,想方設法給予幫助。福建省的外經貿之所以能夠很快復甦,走出當時的困境,習近平同志作爲班長,起到了關鍵的領導、支持、鼓勵、推動作用。

採訪組:

對臺工作是福建的一項重要工作,您當時分管對臺經貿工作,請您談談這方面的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早在擔任福州市委書記和省委副書記的時候,就高度重視對臺工作,擔任省長後,抓得更全面。我與他在一個班子裏,協助他分管對臺經貿,體會很深刻。回過頭來看,他的對臺工作思想體現了很強的大局觀,也很有遠見。他說,福建是臺灣同胞的主要祖籍地,福建因而在祖國和平統一大業中具有特殊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肩負重大責任。他認爲,對臺經濟工作,不是一般的業務工作,也不是單純的經濟工作。引進臺灣資金和先進技術,一方面可以加快我們的經濟發展、壯大我們的實力,這是解決國際國內問題的基礎;另一方面有利於促進兩岸關係發展,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補互利、共同發展格局,進而促進祖國和平統一。2000年、2001年春節和2002年元旦期間,習近平同志在臺灣《工商時報》上分別發表題爲《攜手邁向新世紀譜寫合作新篇章》《新世紀新起步新希望》《閩臺攜手共締繁榮》的署名文章,以親情、友情、民族之情向臺灣同胞祝賀新春佳節,祝福祖國繁榮昌盛、民族團結和睦、親人骨肉團圓,促進臺灣同胞增強“民族心”和“祖國情”。

習近平同志還親自做重要臺商工作。比如,他在福建就多次看望來閩投資的王永慶先生,有一次還帶着我一同陪王永慶先生和夫人到北京去見朱鎔基總理。王永慶原先計劃在福建建一座發電廠,共6臺煤電機組,每臺60萬千瓦。但受亞洲金融危機影響,國家有關部委先批了2臺,剩下4臺怎麼辦呢?見面時,朱總理講:“王先生,2臺已經投產了,經營情況怎麼樣啊?後面的幾臺,先等等,等我們有需要的時候,你再建設嘛!”王永慶說:“我6臺設備都訂購了,而且陸續到貨,如果後4臺機組不建,我就得蓋個房子給它住,不然設備就會壞掉。這樣吧,先讓我把它建起來,你什麼時候需要,我什麼時候發電。你不需要,我就關停等候。”王永慶這樣說,各方面都能接受。這件事情也算談妥了,後來也是按這樣辦的。這原本是投資者的事情,叫個副省長陪着去就可以了,但習近平同志親力親爲,親自上陣助推問題的解決,令人感動。

當臺商遇到困難的時候,習近平同志總是想辦法幫忙解決。當時一位臺商,準備在馬尾經濟開發區創辦一個電子配件企業,已經定下來了,還交了土地定金。後經再次評估,認爲那裏不具備建廠的條件,原來交的300萬元土地定金遲遲拿不回來。那位臺商就給習近平同志寫了一封信反映情況。他收到信之後,馬上批示有關部門調查瞭解,很快使這個問題得到圓滿解決。再如,臺商宣建生先生在福清興辦冠捷電子企業,那段時間由於受兩岸關係影響,給他的經營造成很大困難。習近平同志就幫他解決難題,讓他穩下心來好好幹,冠捷電子現在發展得很好。東南汽車也是在習近平同志關心下引進的,他親自給臺灣汽車企業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寫信,把他請來,親自做他的工作,並幫助他解決遇到的一些困難問題,堅定了嚴先生的投資信心,現在東南汽車同樣發展得很好。

採訪組:

請您講一講習近平同志擔任省長期間處理的重大事件。

曹德淦:

在習近平同志大力支持下,我們處理了兩項難度很大、涉及面很廣的工作,讓我至今難以忘卻,記憶深刻。

第一件事是應對、處置我省在港窗口企業華閩公司財務重組。華閩公司是1980年經國務院批准成立的福建省駐港“窗口”公司,主要業務是貿易、金融、地產、旅遊、航運等。1997年,受亞洲金融危機衝擊,以及自身經營管理上的問題,華閩公司經營出現鉅額虧損,嚴重資不抵債。如何應對處置在港窗口企業的債務危機,不僅事關福建的信譽和形象,影響外資和港、澳、臺資的信心,影響進一步擴大改革開放,而且還會影響剛剛回歸祖國的香港的繁榮穩定。中央高度重視,成立了由外經貿部牽頭組成的六部委部際聯席會議,給予幫助和指導。省委省政府經過權衡,決定對華閩進行重組,展開救助。

華閩公司當時虧損達44億港元,涉及香港大大小小81家銀行,而當時全省的財政收入只有270多億元。由於華閩公司是福建在港“窗口”企業,所以境外債權人視華閩公司的債務爲政府債務,追債的最終目標指向福建省政府。旅港鄉親出於愛國愛鄉情結,出於維護省裏形象,殷切希望省裏出手相救。而省內一些部門和相當一部分幹部對於要不要救、怎麼救、誰來救、用什麼來救,看法不盡相同,甚至還有人提出“在完全資本主義制度的條件下,國有企業能辦得下去嗎?華閩公司的教訓還不夠深刻嗎?”重組華閩公司的工作歸我分管,我深感難度太大,心裏很着急。習近平同志寬慰我說:“老曹,不要急,我們一起想辦法。”

要重組就要拿出優良資產向銀行抵押貸款、向國務院申請相應外匯指標、向銀行申請購匯相應人民幣規模,要有強有力的談判小組。當時沒有可以參照的經驗,只能“摸着石頭過河”。習近平同志親自出馬,同國家電力公司談,把水口電站的36%股權談下來,向國務院申請外匯指標,向銀行申請購匯人民幣規模。習近平同志還帶我去向吳儀副總理彙報重組情況。由於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由於習近平同志的具體領導和支持,談判小組終於談成了一個雙方都比較滿意的方案。

經過兩年零八個月的努力,華閩公司重組成功。經國務院批准,2002年6月,與境外81家銀行簽署了重組清償協議。各方面都認爲華閩公司的債務重組是成功的,並給予很高評價。國務院部際協調小組認爲:“重組方案是可行的,措施是有效的,談判是成功的。”華閩重組顧問認爲,華閩重組是一個難度很大的案例,福建省政府盡了很大努力,拿出了各債權銀行可以接受的好方案。香港中聯辦的領導認爲,福建省下大決心挽救華閩,體現了福建省政府對外開放的決心和對香港發展的信心,是目前爲止中資企業債務重組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中聯辦將一如既往支持華閩。香港主要的9家報刊在顯著位置對華閩重組的成功作了正面報道。

第二件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是糧食流通體制改革。1998年,朱鎔基總理親自部署抓這項工作。這也是我分管工作中難度很大的一項。因爲那幾年,全國因糧食經營每年虧損達三四百億元,到1997年,全國因糧食經營虧損引發欠貸1200多億元,當時全國財政收入才8000多億元,已不堪重負。糧食企業職工發不出工資的事情時有發生,有的地方出現收購糧食打“白條”現象。福建的省情是“八山一水一分田”,歷史上就是個缺糧省,當時全年糧食自給率一直都在40%左右。每年因向外省購糧,花大量的財力、物力、人力,往往拿着調糧指標,調不來糧食,或調來的是陳化糧、劣質糧。

習近平同志在1999年接任省長時,這項改革進入攻堅階段,我省國有糧食企業經營中存在的問題和困難,更突出地顯露出來。當時省糧食局有個離休幹部叫寧元禎,給習近平同志寫了封信,提出了他所瞭解的糧食經營中存在的5個問題:一是陳糧、陳化糧太多;二是糧儲設施長期缺乏維修、倉儲條件差,上漏下潮嚴重,如再不採取有效措施改善糧儲設施條件,庫存大多不能避免變質;三是基層糧站經費緊缺,庫存糧食蟲害嚴重,無法抑制;四是消防器具配備不到位,糧庫火災隱患十分突出;五是拖欠職工工資普遍,職工隊伍極不穩定,有的因生活困難只好外出打工,不少糧倉已唱“空城計”,倉管員把鎖匙交給家屬或上繳糧站。寧元禎同志信中反映的問題在全省帶有一定的普遍性。他的信是2001年10月17日發的,習近平同志2001年10月18日收到後當即批給我,要求抓緊研處。我們於2001年10月19日就召開省政府專題會議,研究討論解決相關問題的措施辦法。

習近平同志在擔任省委副書記時,主管三農工作,所以對我省糧食產供銷情況、糧改的重要性認識很深刻。他很快就深入糧企、糧庫、產糧區開展調研。親自動手、下大力氣落實中央提出的“三分開”(政企分開、中央糧食事權與地方糧食事權分開、經營與儲備分開)、“三制度”(省、市、縣糧食工作三級行政首長負責制、三級糧食儲備制度、三級糧食風險基金制度)、“一改革”(糧食企業改革)。

當時全國要求各省必須有3個月糧食供應儲備能力。習近平同志根據福建長期嚴重缺糧的實際情況,大力支持並親自決定將福建的供應儲備能力提高到6個月,拿出真金白銀多建45萬餘噸儲量糧庫,並增加糧食儲備金,增加糧食保管費用。與此同時,習近平同志很注意抓農田改造、興修水利、培植地力、推廣良種,提高和保護糧食生產能力。

採訪組:

習近平同志非常關注民生,很早就提出治理餐桌污染問題,您當時分管商業、流通、物資等工作,請介紹一下當時的情況。

曹德淦:

習近平同志對治理餐桌污染十分重視。他認爲,隨着生產發展,食品數量不再是大問題,主要是食品質量,食物中毒和食源性污染造成的疾病,對人的危害已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早在2001年,習近平同志就提出開展治理餐桌污染。他主持召開省長辦公會議,具體部署在福建開展治理餐桌污染、建設“食品放心工程”,並將這些列爲當年省委省政府爲民辦實事的第一件工作,成立由一位副省長牽頭、幾位副省長一起抓的食品安全綜合協調機制。習近平同志經常親自到市場檢查物資供應和食品安全問題,特別是逢年過節,他經常會率隊檢查。曾經有人問習近平同志,一般說領導都會抓大放小,但您爲什麼會從一張小小的餐桌開始抓起呢?他回答說,民以食爲天,所以老百姓的餐桌可不是小問題。


在習近平同志推動下,福建省在全國第一個實行生豬定點屠宰,積極研發、購置蔬菜農殘和肉食品有害物質監測儀器,防止瘟豬和其他有害食品流入市場;大力推行“三綠”,即“綠色消費、綠色市場、綠色通道”工程,在生產、加工、流通領域大力普及健康、安全理念,推行嚴格管理的辦法。習近平同志在一次全省會議上動情地說,羣衆所關心的,就是我們工作的着力點;人民所需要的,就是政府的使命。餐桌污染問題得不到解決,我們就無法向全省人民交代,就意味着失職。當前治理餐桌污染問題依然任重道遠,而習近平同志早在20年前就下定的那種決心,表現出的那種魄力和執行力,激勵、引領着一任又一任各級領導和廣大幹部,朝着實現既定目標不斷向前邁進。

採訪組:

您與習近平同志認識和共事不短的時間,對他領導工作的特點一定有一些深入的認識。請您簡要介紹一下。

曹德淦:

我感到習近平同志對大局和形勢的把握非常準確,做事情有大思路,眼界開闊,站位很高。他作爲班長,對班子成員既充分信任又大力支持,幫你想辦法,解決難題,有擔當。就華閩公司重組方案來說,每一個計劃、每一個重要步驟最後都要他拍板定調。我清楚記得,當我把經國務院批准的華閩公司重組方案送給他看時,習近平同志對我說:“老曹啊,想不到還把這個事辦成了!”這句話我記得很牢。那一刻,我深深地體會到,他在爲每一個重要計劃步驟做出決定時,也深知其中許多不確定因素和不可預見的風險,他都替我們擔着。他作爲班長,就是這樣既放手放權,又敢負責、有擔當。

他知識淵博,見多識廣,有過人的悟性。一些他原本接觸不多、不太熟悉的工作,你一講,他就懂,並能迅速抓住重點、抓住關鍵。對其中大事、難事,他還親臨一線,親自動手。例如,當年水口電站的股權就是他親自出面去談下來的。因爲水口電站雖然福建省有投資,但國家電力公司是大股東,如果是副省長去談,恐怕很難談得下來。

習近平同志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善於把問題放在會議上討論,充分發揚民主。比如,他擔任省長的那幾年,每年都花許多時間,親自主持討論改善優化外商投資營商環境問題,讓大家充分發表意見和建議。我們幾位副省長很團結、也很坦誠,充分發表意見,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因爲我分管外經貿工作,對減費、清規的意見和建議就會多一些。習近平同志認真聽取大家意見,經常詼諧地說:“現在請外商、臺商代表曹德淦副省長講話。”在習近平同志領導下,那幾年外經貿經營環境有很大改善。

習近平同志是一位能堪大任的領導,在他任上解決了那麼多問題,處理了那麼大的事情,但從來沒見他着急上火,從來沒見他訓斥人,一直都是從容淡定,很有魄力、很有定力。

習近平同志善於抓重點工作、抓關鍵環節,有一股咬定青山不放鬆的韌勁,狠抓各項措施的落實。在大力推進工作落實的時候,他不會講嚴厲的話,而是說,那件事情怎麼樣了?我們要不要一起去看一下啊?態度很認真、很誠懇,也很嚴肅,讓人不能不盡快去把工作做好。

採訪組:

您的弟弟曹德旺先生是著名企業家,請您結合習近平總書記“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的重要指示,談談他關心民營企業家、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情況。

曹德淦:

2010年,習近平同志已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他和彭麗媛老師一道回福建,在接見曾同他一道工作過的老同事、老部下時,彭老師高興地對我說:“曹副省長,您的弟弟是大慈善家呀!”我笑着說:“他爲扶貧濟困做了些事。”習近平同志在會見時,也詢問了曹德旺捐資行善和創辦基金會的一些情況。我們大家還一起合影留念。

2012年秋天,通過省政府駐北京辦事處聯繫,我們在習近平同志的辦公地點見了面。他手裏拿着一支筆、一個本子,一見面就親切地問:“老曹,今年多大了?身體還好吧?”他依然是那麼真誠、親切,身居高位也沒有讓人有任何距離感,完全是一種老同志、老朋友敘舊和回憶往事的情景。他依然十分關心福建的發展和進步,聊到不少事情。不知不覺間,一個小時就過去了。當我起身告別時,習近平同志握着我的手說:“請向你弟弟曹德旺帶個好,我們都還記得他爲福建的民營經濟發展所作的貢獻。”那一刻,我很感動,他已是黨和國家領導人了,還依然惦記着一個農民企業家。

後來,我還聽說,習近平總書記2015年6月在貴陽主持召開脫貧攻堅座談會、2016年7月在銀川主持召開中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時,也講了曹德旺搞實業、行善舉的故事。曹德旺是我弟弟,是一位農民出身的企業家,很善良、很有愛心,又很耿直、很有個性、說話很直白。這些省裏許多領導都知道,習近平同志擔任過福州市委書記就更清楚。可他不僅在省、市工作期間關注和幫助我弟弟,而在身居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高位之時,依然還在關心。我在感動之餘,聯想到2018年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民營企業家座談會,向全黨全國提出關心民營企業家、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要求,其中第五點講到要“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強調各級領導幹部既要守住底線、把好分寸,又要經常聽取民營企業的反映和訴求,積極作爲,靠前服務,幫助解決實際困難,而不能成爲掛在嘴邊的口號。實際上,構建親清新型政商關係不是他成爲總書記之後才提出來,也不是隻讓各級領導幹部去做,而是他在省、市工作期間就是這樣在行動、在實踐。現在提出這些要求,是他長期率先垂範的總結與昇華。

2014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到福建視察工作,公務之餘親切接見我們這些曾一道工作的老部屬、老同志,還和大家合影留念。我這裏保存着一張他與我當時拍的合影,今天我也帶來了。你們看,他依然還是那麼親切、那麼謙和。

打印 | 收藏 | 發給好友 【字號
更多>>南浦時政
更多>>新福建
  • 浦城民生
  • 鄉鎮資訊
更多>>文化文明
更多>>理論

版權說明   |   聯繫我們   |   設爲首頁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城县五一三路132号
辦公電話:0599-2822949  E-mail:408759325@qq.com  闽ICP备15018385号  
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9-2822296 舉報郵箱:pcxwxcb@163.com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主辦:中共浦城縣委、浦城縣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浦城县委宣传部

備案碼3507220201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