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您所在的位置:浦城新聞網 > 文藝文化 > 正文

民國浦城八行擔

2018-08-21 16:38:15  來源:  責任編輯:浦城新聞網   我來說兩句
分享到:

明清至民國時期,閩北浦城商業繁榮。繁華的街市上不僅有許多財力特強的老字號招牌店,還有一般商人經營的綢緞布點、京果雜貨店、醬油酒店、肉鋪水產點、金銀首飾店等,貨物琳琅滿目,應有盡有。

除此之外,在街頭巷尾還活躍着大批流動的工匠和行商小販,他們多數爲農村或外地的夫妻或兄弟數人拖兒帶女,赤手空拳來到浦城,靠自己的雙手,勤儉經營,逐步發展。他們挑着工具或貨擔走街串巷,下鄉入村勤買勤賣,隨時隨地都可以做生意,貨價比一般商店便宜,其優勢是價格公道和購貨便利,由於勤進快銷,本錢不大且資金週轉靈活,不必擔太大風險,在當時的經濟市場上曾起到重要的輔助作用。

肩挑小販和工匠種類很多,他們沿途叫賣和行藝。他們來自全國各地,南腔北調如喊似唱且具有獨特的風格,成爲當時的一道風景線。這些行當中大部分人遵循本行業的規矩,敲擊吹打着自己獨特的吃飯傢什,發出不同的聲響代替口頭的叫賣聲以招徠顧客。

他們常年在外,“處處無家處處家”,奉關公爲財神,講究信譽和義氣,同行之間不商定不會擅自提價和降價(濫行),他們守信用、重商德,各有各的地盤,不經同行邀請或同意,一般不跨區做生意。

上世紀五十年代後,隨着市場經濟結構改變,挑擔的流動小販和工匠改行他作,行商和行擔逐漸減少甚至絕跡。據筆者調查,在民國初期至上世紀五十年代,浦城較活躍的有以下八種流動行業,浦城人稱其爲八大行擔:

    扁食擔

扁食擔又稱餛飩擔,是浦城獨特的風味小吃擔。一頭置火爐、湯鍋、調料,另一頭用板櫃分爲幾個抽屜,置放由麪粉擀薄爲皮,精肉、蔥頭切碎爲餡的扁肉原料,下層還放置切面,水粉等,小販除賣扁食還兼營湯丸、水粉。經營人早上備料,下午出攤,沿街叫賣,他們用湯匙輕敲瓷碗,落擔後吆喝:“新鮮扁食水粉面,要蔥放蔥,要蒜有蒜,不吃蔥蒜有五香,還有花椒胡椒麪。”扁食現包現賣,熱氣騰騰,一勺打出,香飄滿街巷。

民國期間,浦城的扁食要數劉依七的好,他的扁食皮薄肉多,潤滑鮮美,入口耐嚼,味留鮮甜於齒縫之間,喝湯,爽到胃腔之內。劉依七的扁食粒大油足,醬油、麻油放好後將鍋內煮好的扁食撈出加上蔥蒜香料,澆上一瓢用豬骨頭熬好的高湯,味道極爲鮮美,備受市民歡迎,因此劉依七的扁食生意極好,僅一副扁食擔養活一大家子人。

  豆腐子擔

豆腐子俗稱豆腐腦,也叫豆腐花,是用精選的黃豆磨好,放鍋內煮滾後濾出豆渣,加石膏半凝固後裝入木桶挑上街後即可售賣。豆腐子擔一頭用木桶,一頭爲櫃式,櫃內放置火爐,櫃面上置鐵鍋煮老豆腐,老豆腐用兩寸長寬的四方豆腐塊切成三角形,用花椒、胡椒、砂仁、豆蔻和桂皮、紅椒幹爲湯料,把豆腐放入鍋,煮成蜂窩狀,時間越長味越好。

賣豆腐子的出攤吆喝較簡單:“豆腐子喲老豆腐”,擔子一放用湯匙敲木勺:“湯湯、篤篤”,聲音非常好聽,尤其招生意的是老豆腐鍋的香味,引的沒牙少齒的老年顧客頻頻光顧。賣豆腐子賣得最好的當屬迎遠門外的徐汝林老先生,據民間老人說他曾經是前清秀才出身,後從軍北伐,兵敗後回浦城以賣豆腐腦爲生。他做的豆腐子選料精細,顧客光臨時他打出一瓢又嫩又白的豆腐子放入細瓷碗,用特製的麥油光面,滴上三滴麻油,在沒有味精的年代,他自制一種有炒黃豆、炒乾薑研碎的調料加點蔥花敷面,要酸辣的便放上鎮江老醋和特製的椒鹽粉,又辣又酸又有香味,特別受人歡迎。斯文儒雅的讀書人賣豆腐腦,在當時極爲罕見。故此徐汝林的豆腐子擔被人稱爲“秀才豆腐擔”,生意一直很好。

  肉糉擔

糉子在浦城原本是一種很普通的吃食,它用糯米、豆沙或鹹肉,箬葉包裹而成,餡料有鹹有甜,按照個人的口味安排佐料,平常只在每年端午節時食用。

但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前後,市面上有專門賣糉子的糉擔,篤篤的竹梆聲,夾帶着濃厚江浙口音的糉歌聲,每夜如時在夜空中飄蕩,傳入七弄八巷傳進人們的被窩裏,勾起人們的饞蟲,這種糉味就和平時吃的糉子味道完全不一樣了。

“肉糉子呦,沙豆子糉,葷油滴滴的白糖子糉,鮮又鮮唻味有味,要買的客人快來買,一個糉子一角錢唻!”一副竹梆子,一盞八角燈,一副剃頭挑子般的爐擔,便是賣糉子老人周邦庭的衣食飯碗。

周邦庭是浙江江山人,日本鬼子進犯浙贛時他避難到浦城,以賣糉子養家餬口。周邦庭老人的糉子賣的很好:青青的箬葉,嫩綠的糉絲,雪白的糯米,洗淨浸泡後早上包,下午煮,晚上出攤沿街叫賣,有楞有角的糉子,在鐵鍋中散發出濃郁的香味,特別受人青睞。

老人賣糉的線路極有規律,先走衙前添燈下,沿前街漂白弄到大西門,順碼頭街八角亭,走上嵐下嵐順德星門轉后街到黃角弄頭,回家已是半夜。日復一日,寒風雨雪天天如此,糉擔雖小,也使周邦庭一家大小衣食無憂。

  叮鐺擔

叮鐺擔爲貨郎擔又稱賣花擔,爲人們熟知的小百貨行業,買貨郎肩擔一頭多層的屜籮,屜子裏放置針頭線腦、胭脂香粉、花露水、雪花膏、頭梳篦子和鏡子,另一頭是連蓋的籮簍,裏面放置襪子、毛巾、線帽、童鞋、手絹和小玩具等日用品,擔子不重,花樣不少,都是民間平時不可缺少且便宜實用的物品。

貨郎們挑着擔子走街串巷,趕集下鄉,他們手搖撥浪鼓招搖過市招攬顧客,人熟路也熟,有時連門禁森嚴的大家富人的宅院也進的去。

大凡是賣貨郎都生的聰明伶俐能說會道,雖是小本生意但做的有聲有色,他們看人說話,遇見老太太說:“老夫人福氣好,買頂珍珠頭額帽,送您一副網絡套,光光鮮鮮好出門,健健朗朗受人敬。”碰上中年婦女會說:“小嬸子家境好,買點針線和鋼鑽,縫衣納鞋用的着,夫賢子孝媳婦乖,日子年年過得好。”遇上大姑娘小媳婦便會說:“大姐品貌長得好,買點胭脂水粉雪花膏,送你繡針和綵線,梳妝打扮更生好(美麗),心靈手巧長輩看得好。”詼諧的話語,風趣的討好,加上公平的交易深得主顧的歡喜,小本生意雖本小利薄,但賺小積多養家餬口並不是難事,有的大商店老闆曾經也是靠叮鐺擔發家開店的。

  打銅修鎖擔

打銅修鎖的匠人稱錫匠或補鍋匠,他們不僅會製作錫酒壺、錫盤、錫罐、銅燈盞、銅手爐、銅燭臺、護心鏡、長命鎖等,還兼修鎖、鋦碗、補缸。工匠一般是浙江永康人或江山人,他們的行擔是一頭鐵爐風箱,一頭櫃子放工具,櫃子裏放滿了黃銅、焊錫、鋦釘、剪刀、銼刀等,每到一個鄉村停下擔子後便叫徒弟手敲鐵串板,挨家挨戶招攬生意,徒弟邊走邊吆喝:“打銅修鎖,補鍋補臉盆,鋦碗補缸呦!”於是人們將需要修補的器皿一件件拿出來,講好價錢後,徒弟將需要修理的做好記號帶回修理匠的鐵爐旁,師傅點火打風箱將黃銅化爲銅水或焊錫點上鏹水將器物一一焊好,後由徒弟挨家挨戶送回。

打銅修鎖匠流動性大,生活相當艱苦,住廟堂、祠堂和村頭涼亭是經常的事,工匠師徒三餐用紅銅小鍋放爐子裏燜熟後加點鹽水或黃豆將就填飽肚子,夜晚時拉點稻草鋪上被子打地鋪,偶爾遇上嫁女兒的客戶要打錫罐、茶葉罐等新娘嫁妝時,東家便把他們接到家裏按件論工,生活待遇才稍微好些。

  修鞋補傘擔

修鞋補傘擔比較簡單,一頭箱子一頭砧,箱子內放紗線、傘骨針、鞋釘、鞋掌,砧子那頭放鞋楦、桐油、生柿油和染料等。

舊時人們的雨傘一般是紙傘或油布傘,全由手工製作。修傘的工匠基本上都是制傘出身,對雨傘的結構瞭如指掌,能做也會修。一般的紙傘破個洞、斷根把傘骨,修傘匠脫下傘頭重新穿線,用竹夾把傘骨夾勻後繃上紙用柿油,把新紙刷好晾乾,按傘色新舊刷上染料用桐油刷上一層,晾乾後舊傘也就變成新傘。

補傘匠除修傘外,還兼補鞋。民國期間,西裝革履非常時興,富家子弟、政府官員或商人紛紛從上海或蘇杭二州定製皮鞋,一旦穿壞或鞋底磨損無法寄往外地修復,棄之可惜只得四處找人修理,於是,修鞋這個行業便應運而生。鞋匠們用幾枚鞋釘,兩塊鞋掌,繃線的釘線,脫膠的補膠,乾燥的鞋面上一層油,變形的鞋子用鞋楦撐一撐,原本穿不出門的舊鞋在匠人們一番調整下完好如新。穿着者體面高興也不在乎幾枚小錢,而且修鞋的掙錢比修傘多,因此大部分修傘的都學會修鞋,合二爲一後修鞋修傘成了民間不可或缺的行業。

  剃頭擔

理髮行業是民間不可缺少的行業,“頭一慫(難看),頭一慫,要慫就慫在頭上。”沒有理髮的人蓬頭垢面,三十歲能看成五十歲。一經理髮,六十歲可以變成三十歲。連癩痢頭都需要經常打理,浦城有句老話“癩痢頭先講後剃”。因此理髮修面這一行,倍受人們歡迎。

民國時期浦城有大小理髮店四十幾家,從業人員近五十人。出名的有前街黃合盛,后街的白玫瑰,市心街的紫羅蘭等,他們各有各的招牌,“快三刀”、“慢七刀”等。快的刮刮剃剃,大光頭、小平頭十分鐘搞定;慢的師傅徵詢顧客意見後,剪裝、修容、相相、看看、剪剪,大約三十分鐘完成。顧客“高興來,滿意去”。舊時居民生活較貧困,人們大多數很節儉,但頭一定要剃:“過年頭”、“端午頭”、“中秋頭”成了習俗。“有錢人進店,無錢人找擔”。剃頭擔便成了人們首選的地方。

城關範圍的剃頭擔,工匠大多沒有資金開店又不願意下鄉剃包頭的中年師傅,他們有較好的手藝,人緣也不錯,因此在街頭坪、前街、后街各佔一攤開張營業。

剃頭擔較爲沉重,擔子的一頭是供顧客坐的小櫃凳,比較紮實,上面坐顧客,下面是櫃屜,屜內裝剃刀、洋剪、磨刀石、剃刀布;另一頭是圓桶,放置火爐和臉盆,臉盆架上放置鏡子和毛巾。

出攤時理髮匠把爐子生着後,鐵壺灌上水便開始磨剃刀。按剃頭匠的說法是:“頭頂功夫傢什要利。”剃刀磨利了頭頂生風刷刷刷一片冰涼,刀太鈍了帶發粘毛,費了時間不算,顧客還感到頭髮根痛。

顧客登椅坐定後,理髮匠徵詢理髮裝式後,便開始洗頭剪髮、修容刮鬍須,最後頸上跳刀、挖耳、洗眼、輕刮眼下皮、修邊,暑天加推拿刮痧等、共十來個項目。臨走時,遞送一把熱毛巾擦臉,把顧客伺候得舒服周到。

剃頭擔招徠生意的工具是敲臉盆“銅盆三聲響,顧客自然來。”剃頭匠“街頭街尾佔一角,老婆孩子供一桌”。養活一家人不成問題。

  叮叮糖擔

叮叮糖擔稱鵝毛擔,生意人一般以浙江金華義烏人居多。換糖人用糯米、麥芽剪成雪白的糖膏,冷卻後經多次拉扯後耐心地將糖飴一圈圈盤好,裝入鐵盤內放入圓筐,走村串巷售賣,同時售賣的還有切成菱形小粒的薑糖、薄荷糖等。

敲叮叮糖的響器是小鐵錘和鐵平板,按節拍:“叮叮篤、叮叮篤、叮叮篤叮篤叮篤。”敲擊的音節清脆優美,鄉村的兒童婦女們聽到響聲,紛紛從家裏拿出雞毛、鴨毛或鵝毛與敲糖人進行交易。這個行當按浦城當地習俗稱爲“雞毛換糖”。換糖人還兼收廢銅舊錫,牙膏皮(錫制)或牛骨頭、牛角。敲糖人按換糖人物資的數量敲出同等價值的麥芽糖進行交換,一般來說交易還算公平合理。

敲糖人把交易的雞、鴨、鵝毛進行分類包裝,雞毛製作雞毛撣子;鴨毛鵝毛製作鵝絨縫衣制被;牛骨用以熬製牛膠;牛角用於刻章或做角梳用。

敲糖業本小利薄,但四鄉八里收購的雜物數量較多,也算是浙西南小商人賺錢的一種行業,舊時金華、義烏幹這行的人員較多,一部分人因此發財開店後當了老闆。

相關閱讀:

打印 | 收藏 | 發給好友 【字號
更多>>南浦時政
更多>>新福建
  • 浦城民生
  • 鄉鎮資訊
更多>>文化文明
更多>>理論

版權說明   |   聯繫我們   |   設爲首頁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城县五一三路132号
辦公電話:0599-2822949  E-mail:408759325@qq.com  闽ICP备15018385号  
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9-2822296 舉報郵箱:pcxwxcb@163.com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主辦:中共浦城縣委、浦城縣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浦城县委宣传部

備案碼3507220201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