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24日 星期二
您所在的位置:浦城新聞網 > 文藝文化 > 正文

月光光微电影脚本

2018-08-21 16:35:32  來源:  責任編輯:浦城新聞網   我來說兩句
分享到:

  姚林斌

 

人物

月心: 70歲,女,五保戶

二人麻将:50歲,男,採藥工

小女孩:12

男女村民及孩童若干

1.山上。夏日。外。

身背竹籃的二人麻将在攀巖採藥。

山岩陡峭,二人麻将攀爬的動作險象環生。

忽然,二人麻将腳下的浮石松動,手抓的藤條也斷了。

二人麻将跌下山岩,慘叫聲在山谷迴盪……

2.山路。夏日。外。

一村民揹着滿身血污的二人麻将,急急行走在雜草叢生的山道上。

另一村民手提砍柴工具和二人麻将裝藥的毛竹筐,跟隨其後。

3. 月心家門口空坪。夏日。外。

二人麻将已被放在空坪的一張竹躺椅上。

村婦和孩子們在一旁好奇地圍觀。

村民甲正俯身在爲二人麻将檢查傷情。

衆村婦七嘴八舌地發問。

村婦甲:他怎麼啦?

村婦乙:要不要送醫院啊?

村民甲沒說話,抓起二人麻将的一條腿猛地一用勁。

二人麻将疼得哇哇慘叫。

村民甲擡起頭,長吁了口氣。

村民甲:沒事了。我已爲他正好骨,躺幾天就好了。喂,你家在哪?我們送你回家吧!

二人麻将哇哇擺手。

一村民:他是二人麻将?

村婦甲:二人麻将跑到我們這裏來做什麼呀?

村民甲拿起竹籃上的草藥看了看。

       村民甲:他是來採藥的。

       村婦甲:二人麻将說不出家住哪裏,這可怎麼辦呀?

       月心:我這裏正好有空房,就讓他在這裏住幾天吧。

村婦甲:月心婆婆,你?

       月心:他這樣子能上哪裏去?有難幫一把,這可是我們山裏人的規矩。

4.房內。夏日。內。

       二人麻将呆呆躺在牀上。

臉帶笑容的月心推門而入,手上捧着一個冒着熱氣的大碗。

月心:來,這是特地爲你做的豆腐丸,快趁熱吃了。

特寫:雪白鮮嫩的豆腐丸上飄着碧綠的蔥花,讓人垂涎欲滴。

二人麻将接碗,臉上毫無表情。

5.月心家。夏日。內。

       月心在竈前忙碌,二人麻将揹着竹筐,拐着腳從小屋走出,在月心面前靜靜站立。

       月心有點吃驚地:怎麼,你要走?你腳還沒好清楚呢!

二人麻将臉無表情地伸出手,把一張皺巴巴的百元鈔票朝月心遞去。

似乎明白他意思的月心搖搖頭,一個勁地擺手。

二人麻将用很奇怪的眼神定定地看了月心一眼,然後轉身朝門外走去。

月心跟至門口,怔怔地望着他一瘸一拐的背影漸漸遠去…

6.月心家門口空坪。秋日。外。

空坪上,孩子們歡鬧玩着在玩“老鷹抓小雞”的遊戲。

空坪邊的桂花樹下,月心和一羣村婦一邊剪紙、納鞋底,一邊忙裏偷閒地在笑看孩子們歡鬧。

       好一幅和諧誘人的鄉村生活圖。

       二人麻将揹着鋪蓋行李,徑直來到月心的面前。

       月心擡起頭,不解地朝二人麻将看去。

       二人麻将用手指了指他住過的小屋,又指了指自己,然後攤開手中一疊皺巴巴的鈔票。

       一村婦:月心婆婆,二人麻将怕是想租你的房子住。

       二人麻将哇哇叫着,連連點頭。

月心: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要住你隨便住,不要錢。

       二人麻将固執地將錢塞到月心面前的竹箕上,然後旁若無人地朝小屋走去。

       月心、村婦和停止了歡鬧的孩子們有點發懵地看着這個怪人。

       7.小屋外。秋日。內。

剛搭好的窩棚內,二人麻将正忙得不亦樂乎地砌着簡易柴竈。

月心進來,扯着二人麻将的袖子往外走。

8.月心家廚房。秋日。內。

       月心把二人麻将扯近自己的竈臺,比劃着說。

       月心:你不用那麼麻煩,我這個竈可以一起用。你沒空,我還可以幫你煮飯。

       二人麻将顯然聽懂了月心的意思,卻很堅決地搖了搖頭,毫不猶豫地朝外走了。

月心發愣。

9.農戶家院外。秋日。外。

一農民在庭院打餈粑。

其妻子在一旁的木方桌將打好的麻餈捏着粘糖豆麪。裝好了兩小碗後,妻子對在一旁吃餈粑的小女孩說。

妻子:送餈粑去。月心大婆婆一碗,那個二人麻将一碗。

       小女孩:哎!

       小女孩端着兩碗餈粑,歡快地朝門外跑去。

10.月心家。秋日。內。

月心在掃地,端着麻餈的小女孩歡叫着跑了進來。

小女孩:月心大婆婆,月心大婆婆,給你送麻餈來了。

月心放下掃把,去接麻餈。

月心:這麼多啊?

小女孩:這碗是給二人麻将叔叔的。

月心:真是個好孩子!二人麻将叔叔在屋裏,你給他送去吧。

月心鼓勵地摸着小女孩的頭說。

小女孩:哎!

小女孩端着麻餈朝二人麻将住的小屋走去。

月心跟在他的身後。

小女孩高叫:叔叔!叔叔!

二人麻将陰沉着臉從屋內走出,兩眼怪怪地瞪着小女孩。

月心趕緊笑着爲小女孩解圍。

月心:孩子是送麻餈來給你吃的。

一臉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將手中端着的麻餈伸向二人麻将。

小女孩:叔叔,給你!

二人麻将不理,轉身走回屋,將門重重關上了。

小女孩被嚇得不知所措。

滿臉尷尬的月心趕緊將小女孩摟進自己的懷裏。

11.月心家門口空坪。秋日。內。

孩子們在歡快嬉鬧。

月心和村婦們說笑着在互相觀賞着手中的剪紙。

二人麻将揹着滿籃的草藥遠遠走來。

一女孩看見,小聲對玩伴們驚叫。

小女孩:二人麻将回來了。

孩子們立即停止了歡鬧,滿臉驚恐地跑回自己的母親身邊。

陰沉着臉的二人麻将旁若無人地從他們身邊經過,向屋內走去。

村婦孩子們神情複雜地看着他的背影。

一村婦:這二人麻将太嚇人了,整天板着個臉,跟誰都象有仇似的。

另一村婦:太古怪了。

       月心嘆了口氣:莫去說他了。各人有各人的脾氣。他一個二人麻将,心裏有苦也說不出,不容易啊!

       衆村婦不再說話。

12.二人麻将住屋門口。秋晨。內。

月心手拿裝着米的木舀從二人麻将住屋門口經過,發現幾隻雞正在裏面,在沒上蓋的米缸裏偷米吃。

月心急忙走了進去。

13.二人麻将住屋內。秋晨。內。

月心將雞趕出,然後用一隻手去蓋米缸蓋。

挑水進來的二人麻将在門口出現,不經意地朝房內一瞥。

二人麻将神情大變,如刀的眼神死死地定在月心手中裝着米的木舀。

目光隨着二人麻将眼神轉動的月心一下子恍然大悟了,滿臉尷尬的她急忙比劃着向二人麻将解釋。

月心:我不是來你這裏拿米的,我……

       二人麻将沒理她,挑起水扭頭出門而去。

14.月心家門口。秋日。

追至門口的月心看到,二人麻将正發泄般把水桶中的水往空坪中潑去。

月心的身子,無力地靠向門框……

15.山路。秋日。外。

二人麻将揹着滿筐草藥,走在下山的山路上。

16. 二人麻将住屋門口。秋晨。內。

月心端着一臉盆欲洗的髒衣朝門外走去。

       經過二人麻将住屋門口的時候,月心不經意地朝裏看去。

       二人麻将雜亂的牀上,醒目地放着一件換下的髒衣。

月心走了進去。

17.二人麻将住屋內。秋日。內。

月心把二人麻将牀上的髒衣放入臉盆,然後順手幫二人麻将整理牀鋪。

       牀頭上堆着不少髒衣,月心笑着搖搖頭後伸手去取。不料在將髒衣裝入臉盆的時候,髒衣中裹着的一包錢幣突然掉落到地上。

錢幣中的鋼幣咣咣作響,四處滾落。

       月心連忙彎腰去撿錢。

       揹着草藥的二人麻将正巧在門口出現。

       二人麻将停下腳步,冷冷地看着這一幕。

       撿好錢的月心有些吃力地直起腰來,正好和二人麻将如刀般的眼神相遇。

發愣的月心慌不遞地開始比劃。

       月心:我,我……

       二人麻将不理她,鼻子“哼”了一下,轉身就走。

月心呆若木雞。

18.私人中醫診所。秋日。內。

老醫生翻撿二人麻将竹筐內的草藥後,掏出一把錢來給二人麻将。

臉無表情的二人麻将接過錢,轉身就走。

19.鄉街。秋日。外。

雜亂的鄉街很是熱鬧。

二人麻将在人流中穿行,小攤上擺賣的一把黃銅鎖吸引了他的目光。

       二人麻将停步,彎腰拿起銅鎖。

20.二人麻将住屋門口。秋日。內。

月心端着一臉盆洗好的衣服回家,正遇上二人麻将在鎖門。

鎖好門的二人麻将用怪怪的眼神看了月心一眼,揹着竹筐揚長而去。

月心有些疑惑地看了看遠去的二人麻将,這才朝二人麻将的房門看去。

二人麻将門口新掛上了銅鎖,清冷冷地泛出黃燦燦之光,分外的醒目和刺眼。

大受刺激的月心幾乎站立不穩,手中臉盆咣噹落地。

       月心艱難移步上前,用發顫之手撫摸銅鎖,痛苦自語。

       月心:都怪我,都怪我。讓你把心給鎖上了……

       兩行老淚,無聲地從月心痛苦不已的眼中滾落……

21.月心家門口空坪。秋夜。外。

一輪又大又圓的明月掛在湛藍的夜空。

       月心家門口的空坪上,孩子們在月光下大聲唱着童謠《月光光》,一邊盡情嬉鬧地玩耍着“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孩子們用方言唱道:月光光,照四方,

       四方圓,賣銅錢,

       銅錢漏,賣烏豆,

       烏豆烏,賣香菇……

       月心和村婦們坐在空坪邊上,邊說笑閒聊,邊看孩子們嬉鬧。

       好一幅令人神往的和諧安祥的鄉村生活圖。

22.坎上大丹桂樹下。秋夜。外。

       距空坪不遠的高坎上,大丹桂樹下站立的二人麻将在默默地看着孩子們嬉戲。

       孩子們無憂無慮的笑臉和歌聲誇張地在二人麻将的眼前呈現。

       二人麻将煩躁地閉上眼睛抱着頭,似乎想擺脫什麼,但孩子們無憂無慮的笑臉和歌聲不但揮之不走,反而更強烈地在二人麻将的眼前不斷地疊現。

再也按捺不住的二人麻将突然擡起頭,拼盡全身力氣,衝着遠方發出了聲嘶力竭的吼叫……

那似乎在發泄心中所有積憂,吼叫如狼嗥,在這安詳的月夜,分外的令人毛骨悚然……

23. 月心家門口空坪。秋夜。外。

聽到二人麻将吼叫的孩子停止了嬉鬧,驚恐得哭叫着跑向自己的母親,並偎依進母親的懷抱。

孩子甲:娘,狼來了!

孩子乙:娘,有鬼!

       村婦甲尋聲望去,終於發現了大樹下的二人麻将,立即尖叫了起來。

       村婦甲:是二人麻将!

       村婦乙忿忿地:這死二人麻将,裝神弄鬼的要做啥?

       村婦丙:月心婆婆,還是快點把他趕走吧!

       月心站起身,慈愛地摸着一個孩子的頭,哀求般地對憤慨不已的村婦們說。

       月心:你們先把孩子帶回家吧,莫讓孩子怕着了!啊?!

       月心滿臉愧疚的樣子,讓不好意思再說什麼的村婦們抱帶着自己的孩子,默默地走了。

       月心目送村婦孩子們走了很遠,這纔回轉身,邁着灌鉛般的步子朝二人麻将嚎叫的方向走去,但走了幾步,月心又像想起什麼似的轉頭回家了。

24. 坎上大丹桂樹下。秋夜。外。

發泄累了的二人麻将如泥塑般,在丹桂樹下靜靜站立,一動不動地朝着遙遠的前方張望……

       手上抱着一件衣服的月心朝二人麻将走去。

       月心走得很慢、很難,一步步如有千斤之重。

       月心走到了二人麻将的身邊。

這才似乎覺察有動靜的二人麻将突然迴轉身來。

月光下清晰可見:二人麻将那張原本陰森可怕之臉似乎柔和了許多,而且淚流滿面……

月心渾身一顫。

二人麻将朝月心使勁揮手,意思讓她走開。

月心沒有理會,而是用慈愛的目光看着他,一步步向他走去。

二人麻将有點不知所措地看着月心。

已近二人麻将身邊的月心腳下一滑,整個身子突然朝前摔去。

二人麻将下意識地上前一伸手,穩穩將月心扶住。

月心朝二人麻将投過感激的一笑,然後把手上的衣服遞給二人麻将。

月心:秋夜風寒,莫着涼了。啊?!

月心充滿期待的目光讓人無法拒絕。

二人麻将猶豫了一下後,還是順從地接過衣服,默默地披到了身上。

月心笑了。

25.月心臥室。秋夜。內。

躺在牀上的月心滿臉痛苦,巨咳不止。

她病了。

26.二人麻将臥房。秋夜。內。

月心的咳嗽聲清晰傳來。

二人麻将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睛的他豎起了耳朵。

似乎聽到什麼的二人麻将開始披衣下牀。

27. 月心臥室。秋晨。內。

昏沉沉睡去的月心還在時不時咳嗽。

月心做夢。

夢境:二人麻将臉上掛着燦爛之笑在朝牀邊走來。

一聲門響,月心驚醒。

月心朝房門看去。

       虛掩的房門在風中晃動着。

       月心的目光在室內掃動,突然呆住,牀頭櫃上,醒目地擺着一碗還在冒着熱氣的草藥。

       月心掙扎着坐起身來,雙手發顫地捧起藥碗。

       月心淚流滿面。

28.二人麻将住房門口。秋晨。內。

揹着竹筐的二人麻将正要鎖門。

銅鎖就要合上的剎那間,二人麻将突然停止了動作。

想了想的二人麻将突然把房門打開,銅鎖取下,毫不猶豫地朝大門外扔去。

扔了鎖的二人麻将咧嘴一笑,腳步輕鬆地朝外走了。

端着藥碗的月心從房內走出,看到二人麻将房門大開,便走過來朝裏張望。

屋裏空無一人,月心轉頭朝門口看去。

       二人麻将扔掉的那把銅鎖,在陽光下光芒四射,清晰地出現在月心的面前。

月心滿臉驚訝。

29.村口。秋日。外。

月心急急來到村口,朝通往大山的小路看去。

二人麻将已經走得很遠,但他揹着竹筐的身影仍清晰可見。

正好回頭的二人麻将看到了佇立村口的月心,躍上岩石朝月心使勁揮手,意思是要她趕緊回去。

月心高興得像個孩子般朝遠處的二人麻将比劃,意思是要他早點回家。

30.月心家門口。秋傍晚。外。

月亮在厚雲中時隱時現,夜色越來越濃。

呆呆坐在門口的月心有點心神不寧。

幾個村婦帶着孩子說笑着來找月心,看到月心發呆的樣子很是吃驚。

村婦甲:月心婆婆,你這是怎麼啦?

村婦乙:月心婆婆,你吃飯沒?

月心突然如夢驚醒,猛然站起身子,急急地朝村裏走去。

村婦們吃驚得面面相覷。

31.村街。秋夜。外。

急急行走的月心將一個挑着水、迎面而來的村民攔住。

月心:求求你,替我上山去找找二人麻将吧。

挑水村民連連點頭。

       月心又急忙去敲另一戶村民的大門。

32.村口。秋夜。外。

月光在雲層中時隱時現,深夜的山鄉分外寂靜。

       孤寂地在村口佇立的月心不安地在朝前張望。

       夜風拂動她的滿頭白髮,月心似乎一下子就蒼老得讓人不忍目睹。

一排火把從山道向月心走來。

緊張得再也支撐不住自己的月心雙腿一軟,無力地跌坐在地。

火把近了,幾個村民用土擔架擡着二人麻将朝月心走來。

神色慌亂的月心站起又摔倒,幾乎爬着身子迎上前去。

月心:他怎麼啦?他怎麼啦?

村民甲:他不小心,摔死了。

村民甲說完,趕緊轉過頭去,其他村民也都低着頭,默默將土擔架放下。

月心發瘋般撲上前,使勁去搖二人麻将滿是血污的身子,泣不成聲地叫嚷着。

月心:你這是怎麼啦?怎麼啦?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村民甲:月心婆婆,他真的死了。

月心聲嘶力竭大嚷。

月心:不會的,不會的,你們快把他擡回家去。擡回家去!

村民甲去拉她。

村民甲:月心婆婆,外面死的人不能進家,這可是規矩。

月心兩眼一黑,跌坐在地。

衆村民一涌而上去攙扶月心。

       衆村民:月心婆婆!月心婆婆!

33.小河邊。秋夜。外。

圓月掛在空中,月光下的山鄉景色如詩如畫。

小河山泉流淌,河水在月光下泛動着迷人的銀光。

       小河邊有一個新搭起的竹棚。

34.竹棚內。秋夜。內。

從棚外瀉進的月光照在二人麻将滿是血污的臉上,靜靜躺在木板牀的二人麻将屍體眼睛睜着,似乎對這個世界還有無限的留戀。

       月心的面前擺着一盆清水,紋起雪白毛巾的她開始去爲二人麻将洗臉。

《月光光》童謠的優美旋律由時隱時現轉爲漸漸清晰。

       月心用手輕輕一拂,二人麻将的眼睛奇蹟般合上了。

       月心用雪白的毛巾去擦拭二人麻将臉上的血污,一點一點,擦拭得是那麼的細心。

月心:你這孩子,怎麼這樣的不小心啊?

       二人麻将的眼角突然淌出淚來。

       吃了一驚的月心探頭去看。

       二人麻将的臉在月光下浮出了一絲安詳的笑意。

       《月光光》的童謠強烈響起。

劇終。

相關閱讀:

打印 | 收藏 | 發給好友 【字號
更多>>南浦時政
更多>>新福建
  • 浦城民生
  • 鄉鎮資訊
更多>>文化文明
更多>>理論

版權說明   |   聯繫我們   |   設爲首頁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城县五一三路132号
办公电话:0599-2822949  E-mail:[email protected]  闽ICP备15018385号  
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9-2822296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主办:中共浦城县委、浦城县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浦城县委宣传部

備案碼3507220201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