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浦城新聞網 > 浦城故事會 > 正文

惡鄉紳倚文墨害死外省客 保隊副仗權勢槍殺入贅郎

2014-12-29 08:18:34  來源:浦城新聞網  責任編輯:鄧忠衛   我來說兩句
分享到:

民國初年,中原大地狼煙並起,四海之內殺伐聲聲,更兼海外列強眈眈相向於我華夏河山,真是個人人自危,朝不保夕的時代!

在閩北的崇山峻嶺、茂林修竹深處,卻有一偏安於世外的小山村,名叫後洋村,屬浦城縣永興裏轄地,交於崇安和浦城兩縣之間,天高皇帝遠,村子裏的大小蔗務盡由前清秀才出身的鄉紳王俊傑說了算。

話說這一年收秋季節,山村裏來了一位朱姓的浙江籍客商,買賣木材的,山裏人稱之爲“全商客”。由於監工人員辦事不力,他的一批木材在打溜下滑時不慎將山腳下一片正待收秋的稻穀壓壞了數行,造成的損失總計約一擔稻穀的標子,這事如果挑在尋常的莊戶人家頭上,也就是照損失賠償算了。不巧的是,被壓壞稻穀的這塊稻田系鄉紳王俊傑的家產。這怎麼了得,一個外省人,都敢將木材砸進我家的稻田裏!這事如果不下狠手強壓下去,那麼後洋村的事情,就沒有我王俊傑說話的份了。王就以“通逃罪”一紙訴狀將朱姓外省客告到縣長鬍子明案上。

初一驛卒見不到胡縣長本人,只帶回胡縣長的親筆批文:監禁浙江客商朱某。後來,王俊傑再上一函,要求驛卒無論如何都要面呈胡縣長本人。驛卒便從浦城領來了劊子手,從王俊傑家後院的囚室中提出朱某,梟了首後丟在一隻盛滿了熟石灰的竹框裏。

這一天恰逢後洋村的趕墟日,劊子手提了竹框沿街尋找,嚇得膽小些的阿婆嬸子們跌跌撞撞,東倒西歪哭喊成一片。

此時鄉紳王俊來正在和挑順泰紙到他家鋪號裏做交易的人們砍着價。

你想啊,殷紅的鮮血沾着雪白的熟石灰,在“嚶嚶嗡嗡”的金蒼蠅陣中,一雙暴凸的眼睛和一條薰得老長的血舌頭,該有多麼恐怖!

王俊傑當場嚇得打2個冷戰,魂不附體之後,他竟能強打精神,令人用細鐵絲穿在血人頭的兩耳上,將朱姓商客的腦袋高高的掛在巷竿杈上示衆。

又恨又寬的王俊傑當晚臥牀不起,三天後暴斃家中。

二十年後,後洋村又出了個惡霸,他叫廖疤子,是後洋、龍嶺下、毛畲、水坑四村聯得的保隊副。那個時候保隊副的主要權責是維持地方治安,後來,國家的軍隊在前方作戰減員需要及時補充時,就轉爲抓壯丁。

當兵吃糧是有法律規定的,歷朝歷代都行五丁抽三、三丁抽二,兩丁抽一的規矩,只在杖打得抽到沒人抽的時候才抓壯丁。中華民國時期,後洋村被抽去當兵吃糧的,一百個就有一百個沒命回家鄉,誰個肯於去服兵役?就只得抓捕,抓到青壯年男子時,用一條三釐粗的鐵絲穿過肩胛骨,抓一丁穿一丁,抓一丁穿一丁,一串串地扣押在保隊副廖疤子家的事院裏,吃喝拉撒完全站在原地,等湊足了人數,再一串串地解往縣城交差。

這一年,浦城縣下達的壯丁數額奇多,幾經抓捕之後,總計一千餘人口的後洋村已無壯丁可抓,廖疤子就把眼光瞄向了楊咩子老漢家五姑娘的上門女婿身上。

楊咩子七十有二,生養的一窩都是不帶把的,嫁出去四個女兒之後,就從鄰縣吳書鎮招贅一名上門女婿承繼老楊家香火。

這上門女婿牛高馬大,有兩斤蠻力,自家本就弟兄兩個,爲躲避抓壯丁,纔來後洋村當上門女婿的,這一天正趕牛耙着田,保隊副廖疤子差人把他叫到田塝上來,腳一沾硬地,四五名保丁就將這位楊家的上門女婿四腳朝天地摁倒在地,鋒利的鐵絲繩就往他的肩胛骨上戳去,後生大聲喊屈,責問廖疤子自家的四個兄弟爲何不抓一個,偏偏要抓他一個上門女婿。廖疤子惱羞成怒,抽出駁殼槍,將上門女婿當場打死在田塝上!

聞訊趕到的楊咩子當場昏死過去,其後雙目失明,他家的五姑娘從此神神噩噩,全然沒有個人樣。

耐人尋味的是,廖疤子五兄弟號稱“五老虎”每房都足有十幾口人,共計六十餘口,在一場瘟疫中全部死光殆盡,算是得到了現世報;相反,雙目失明的楊咩子老漢一直活到全國解放,他家嫁出去的四位姑娘輪流着照顧多災多難的老父生活起居,直到壽終正寢,也還算真正地享受到了人間的溫暖。

(張朝明口述,謝榮華整理)

相關閱讀:

打印 | 收藏 | 發給好友 【字號
心情版
相關評論
更多>>南浦時政
更多>>新福建
  • 浦城民生
  • 鄉鎮資訊
更多>>文化文明
更多>>理論

版權說明   |   聯繫我們   |   設爲首頁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14 FJN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浦城县五一三路132号
辦公電話:0599-2822949  E-mail:[email protected]  闽ICP备15018385号  
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99-2822296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0591-87275327.
主辦:中共浦城縣委、浦城縣人民政府   主管:中共浦城县委宣传部

備案碼35072202010026